张学良口述历史:张作霖和对手决斗落下枪伤

  但我父亲并没有当过打劫那样的土匪。那他这叫什么?他就是跟他那些朋友,有十几个人做“保险队”。保险就是戏里说的坐地分赃,意思是说我来保护这个村庄,村里每个月要给我多少多少钱。如果有土匪来袭击,我就负责打土匪,但村里还要再拿钱。

  作者:张学良口述 唐德刚撰写

  身世:大帅起自草莽

  我们家上辈子的人,没有一个是正经在床上死的,我父亲一提到这事儿就掉眼泪。

  ——张学良

  我们家的祖籍是河北大城,我们家本来是姓李的,是张家的女孩子嫁到李家去,生了个儿子,可是张家没后人,就把李家的孩子过继了一个,就姓张了。

  这个族谱后来叫我给找到了。我年轻时淘气,我们那里的规矩,(男丁)过继到另一家,还可以再娶一个太太。现在(到我这一辈时)原来的李家又没有后人了,我回来就跟父亲商量,我说:“你把我过继过去,我还可以(多)娶个太太呢。”

  我父亲小时候很聪明。我怎么知道的?我们家那儿有一个姓姜的,我们管他叫姜爷爷,他给我讲的。

  我父亲还在启蒙时,这个姓姜的跟我父亲的老师认识,常到他书房去。他说有一天,他们两个人在面对面地说话,我父亲站在旁边念字,念到“祸福由之”这句话,那个“祸”字他不认识,老师就告诉他念“祸”。然后他就问第二个字怎么念,那姓姜的就在旁边说话了:“祸”的反面。他就念下去:“福”。姓姜的感到奇怪,他对我说,你爸爸这小子,反应这么快!那时你爸爸也就不过九、十岁!

  这是一件事情。

  第二件事情还是那个姓姜的告诉我的。我们那儿的乡下,怕有贼来,为了防备,老百姓家都弄一个棒子,上面安一个扎枪头,铁头不大,我们叫小扎枪。就摆在房间里,防备万一晚上有贼来。

  有一天,父亲去上学,老师在学堂的门后发现了这个玩意。老师就问,那个扎枪头,谁的呀?我父亲说是他的。“你拿这个玩意干什么?”他说:“我昨天看见你拿板子打学生的屁股,假如你今天打我,我就给你两下子。”老师就告诉我奶奶说:“这个学生我可不教了,他要是给我那么一下子,我就完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