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隆帝为什么传位给资质平平的嘉庆帝?

  大家都知道雍正皇帝继位后,吸取康熙朝建储的经验教训,不再明立太子,而是将心中默定的太子书写两份,一份藏于内廷乾清宫的“正大光明”匾的后边,另一份自己收藏,并且明示群臣,太子已立,“国本”确定,臣民尽可放心。他所密立的这位太子,便是皇四子弘历,即后来的乾隆帝。

  乾隆帝即位后不久,遵行他爹这一“秘密建储”之法,一心想立嫡子(皇后所生的儿子)即位,于是密立嫡子永琏为太子,不想这位皇子两年后病亡。此后,乾隆帝又曾先后想立皇七子永琮、皇五子永琪,这两位皇子同样未能长寿,其中永琮仅两岁便感染天花而亡。因为是秘密立储,所以上述乾隆帝之立永琏为太子,以及后来想立永琮、永琪,都是事后他向群臣透露,大家才知道的。

  皇五子永琪死后的七年中,乾隆帝又在其他几位皇子中物色人选。当时在世的皇子共有七人,其中皇四子永珹、皇六子永瑢已出继旁支为嗣,其余五人是:皇八子永璇、皇十一子永瑆、皇十二子永璂、皇十五子永琰、皇十七子永璘。

  这五人中,皇十二子永璂的身份最高,他是乾隆帝第二个皇后乌喇那拉氏所生,当时十五岁,但就在这上一年,皇后与乾隆帝发生尖锐矛盾,这一事件殃及皇十二子永璂,况且永璂又无出众才能,所以他已不大可能被立为太子。其他几位皇子,皇十七子永璘,当时尚在襁褓之中。皇八子永璇,年龄较长,但举止轻浮,做事不得体,人缘也不太好,并曾受到乾隆帝的公开斥责。皇十一子永瑆,文才较优,尤善书法,但乾隆帝对他的不重骑射、仿效汉族儒生的文人习气很是反感,也曾严厉申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