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灭亡时,60万秦军为何按兵不动?

  秦始皇完成中原统一后,大规模的用兵有两次,一次是抗击北匈奴,派出三十万大军,一次派出六十万大军抗击南越。

  在秦汉时代匈奴一直是中原的最大威胁,他们军事力量强悍,而且善于掠夺,对关中地区威胁而很大。秦统一六国之后,第一个要解决的却并不是匈奴,而是尚处于新石器时代、对中原威胁极小的南越,这是为什么呢?

  为什么秦始皇对南越的重视远远超过对匈奴的重视?

  秦始皇崇尚法家,他是用严刑峻法得以立国,法家是严肃而疯狂的,认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秦始皇认为南进北击无限扩大疆域是自己的使命。

  这就涉及到个人的治国理念,秦始皇的治国理念:“事在四方,要在中央,圣人执要,四方来效”。

  然而第一次征服南越的秦军却以大败告终,秦军统帅屠雎也战死了。

  岭南是个死地,不熟悉地形、不适应气候的秦军在那里无疑是闯入地狱之门,而穷山恶水的人民又善于打游击战,所以秦军不是其对手。

  秦始皇在岭南一战中也总结了教训,他实行了移民和长期驻边的战略,也就是第二次南征,这次去的将领是我们的熟人——赵佗,后来自立为王,成越南的祖先。

  当时秦始皇派任嚣、赵佗去是想边打边驻守,边驻守边打,所以秦军打赢后直接驻扎在那里不走了,因为赵佗一旦撤离回国,百越族就会重新占领三郡,那么多秦军将士的血就会白流。

  我们可以推测秦始皇给任嚣、赵佗以特殊的诏命,所以一直到秦朝灭亡,这六十万大军仍然没有回来援助秦军的意思,而是心安理得的在广西筑起秦城,沿广西三江至广东南雄一线布防,看起来要长长久久驻扎在这里。

  任嚣作为最高的军事统帅在弥留之际嘱咐龙川令赵佗“休息其民,姑待诸侯之变。”

  最高的军事统帅都这么说了,普通的秦军士兵是怎么想的?他们都是秦人,秦国还有他们的父母妻儿,他们难道不想回来救国吗?就眼睁睁地看着秦国灭亡?

  这五十万秦军表现得异常平静,没出现哗变,安安静静地帮赵佗筑城,当汉朝与南越国发生军事冲突时,这座城墙让汉军举步维艰,可以说赵佗深谋远虑,早就想与中原王朝对抗了。

  那么我们推测只有一种可能性,赵佗想称王,甚至称帝。